一听回应的时候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09 08:24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第二个,我们查了一下相关的这种政府官员干部任免回避的制度。是,在回避制度上,好像她的父亲作为这个市的常委,而她是在团委任副书记,好像还符合相关的规定,但是老百姓会这么去想吗?这个规定是不是有点太宽泛了?我们来具体回到他们的身上去看一下,袁慧中30岁,2009年参加工作,三年,她的父亲是谁呢?是扬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,过去曾经任扬州的宣传部长。然后再说当大家有一些疑虑了之后就回应,袁慧中其父在公选过程中进行了回避,未施加个人影响,任用程序正当合规。但是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明白,不一定,如果真要想施加影响,反而不一定非得不回避,你就在那儿,你的位置放在那儿,其实就是一种无形的影响,大家很自然会产生这样的一个联想的过程。因此,我们现在是不是就愿意付出这样一个代价呢?你这样快速的任免了,老百姓就会去联想是不是因为她父亲的原因而导致的,要不要回避?当然,接受相关采访的时候,有两点说了。第一个,所有的这个程序是合法的、公开的、公正的,是正常的。第二个,她参与相关考试的时候成绩也数一数二。一听回应的时候,突然发现这种回应非常耳熟,因为在过去几个月里头陆续出现了这种“火箭提拔”,甚至官二代、很年轻等等,最初被媒体或者微博曝出来之后回应基本与此相关。但是最后,却陆续要撤职的撤职,辞职的辞职。来,我们回顾一下过去。

根据报道,2009年,袁慧中是从南京大学博士毕业后,通过选调生选拔进入扬州市委组织部的。2010年10月,《扬州日报》上刊登了“2012年扬州市公开选拔副处级领导干部拟任人选任前公示”,其中显示:“袁慧中,女,1983年10月出生,江苏兴化人。2008年12为加入中中国共产党,2009年8月参加工作,研究生学历,博士学位。现任邗江区城北乡党委副书记、乡长、物流集聚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副主任。拟任共青团扬州市委副书记。”

昨天下午,冒安林再发微博称:“三年里,袁慧中还完成了结婚、怀孕、生育和抚养孩子的大事。若问她在岗位上做出了什么优秀成绩得以升迁?那就是,生孩子。此外,和她同批提拔的年轻干部中,好几位都是干部子女。”

父母在一个地方当大官,然后他们的子女非常短的时间之内被破格提拔,成了同样这个地方一个不小的官,当人们对这样一种现象开始有所质疑、有所犹疑的时候,有关部门的回应是这样说的,一切程序都很正常。好了,这种正常难道真的很正常吗?最新的一个案例发生在扬州。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组织部部长给我们讲,在2013年2月也就是今年2月份,共青团扬州市委进行一个换届,然后在换届的六届一次会议上,当时团代表一共有258名。选举委员的时候,袁慧中的得票也是非常高的,得票是255票。35名委员选领导班子成员,其中选副书记的时候,袁慧中的投票是全票通过,因为她的得票是现场唱票。采访对象说,通过她整个选票的情况来看,应该说大家对她还是比较认可的。

首先我想说,袁慧中这个年龄不是问题,作为30岁成为一个地级市的团委的副书记,甚至成为书记其实都很正常。在全国过去以及现在,我相信在未来,也会有这样一种案例发生,因此,这样的年龄完全不是问题。但问题在哪儿呢?第一个,其实微博上说,可能是她在过去这三年的时间里头完成了怀孕、生孩子、照顾孩子这样一个过程。虽然微博的这个事实还有待于去论证,但是我想,这个想造假和想要查清楚的过程都应该不复杂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大家可以想,这三年时间里头她有多少精力是放在工作上。这是第一个。

对于这样的说法,记者今天试图再次联系扬州市委组织部,但截止傍晚还没有得到他们的回复。

今天出版的《现代快报》用一个版面报道了该事件。在此报道中,媒体引用了扬州市委组织部部长张爱军作出的官方回应。

又一个快速升迁的年轻人,又一次被大家关注的年轻干部选拔,毕业3年升至副处,再加上扬州市委政法委书记女儿这样的背景,袁慧中的此次提拔受到公众热议也属正常。而消息最初来源依然是一个微博,5月17日,认证身份为专栏作家、媒体人的冒安林曝出:“袁慧中,1983年10月出生,2009年8月参加工作,2012年11月升副处,短短3年就历任扬州邗江区城北乡党委副书记、乡长、物流集聚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副主任、共青团扬州市委副书记。其父袁秋年为扬州市委常委,曾任宣传部长,现为政法委书记。”

他们也发现了网上在传袁慧中提拔任用的消息,第一时间启动应急的措施,从头到尾进行了一个回顾,反思到底有没有问题。他讲了一句话,很负责任地讲,整个过程体现了一个公正、公平、平等竞争,也就是说对袁慧中提拔任用,他们是符合相关的规定的。

标签:副县长袁慧中破格不一定白岩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