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说也可规避很多政策风险与不确定性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25 02:01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不过,“限牌令”是不是真的能控制机动车增量,恐怕还很难说,但是,可以肯定的却是,“限牌令”毕竟对当地的经济尤其是百姓民生产生重大的影响。毕竟,机动车保有量过多,交通过于拥堵,固然是城市难以承受之重,但是,既然机动车已然成为顺应城市生产与生活的重要交通工具,对于一些市民及企业而言,更是必需品,这一需求显然并不能也不可能被随意的压制。而使用中小客车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权利,这一权利的调整与变动,权利人本身何以措手不及的成为最后时刻的知情者,恐怕并不能全拿政策出台需“出其不意”来说事儿。

6月30日21时许,广州市宣布从7月1日起将实施“限牌令”,对全市中小客车试行总量控制管理。消息传出后,市区内部分汽车4s店的员工全被召回店内。众多市民闻讯深夜挑车,想赶在7月1日零时之前购车。据了解,6月30日晚,4s店全部加价提车,取消一切优惠。(《新快报》7月1日)

事实上,既然“限牌令”攸关公民权益与利益,甚至直接关系到公众的用车成本。按理来说,这样一项攸关民生的公共政策调整,有关“限牌令”的任何讨论与议程,更应对公众保持公开透明,并确保公众在第一时间的知情权才是。那么,何以如此事关重大的政策调整,公众居然是在最后时刻才仓促获知消息,“限牌令”政策的决策与公布过程的隐讳与不透明,恐怕要比这一政策本身更需质疑。

至于广州“限牌令”为何公布得如此令人“措手不及”,从公布到付诸实施,仅3个小时的时间,不仅市民闻讯连夜挑车,就连4s店的员工都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卖车。不过,政策公布出其不意,似乎也是惯例。否则的话,如果政策留下太多的回旋余地和时间差,政策的效率和效果难免会打上折扣,在这一点上,广州“限牌令”甚至要比人民银行的利率调整在“出其不意”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平心而论,机动车“限牌令”,广州其实远不算第一个吃螃蟹的,在此之前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早已推出过类似的政策,甚至已执行多年,相形之下,广州版“限牌令”要说并无太多新意。事实上,同为一线城市的广州,自然也饱受机动车拥堵的痛苦,既然并没有更有效的应对治理之策,“限牌令”这个头痛医头的办法被最终祭出,要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更何况,既然已有其他城市实施在先,要说也可规避很多政策风险与不确定性,不必有太多顾虑与担忧的广州“限牌令”,要说的确可以大胆公布,果断实施。

无论如何,任何攸关民众利益的公共政策调整,都必须确保完全的透明度,在政策调整与决策的过程中,更应保证权利相关人的充分参与其中的博弈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广州“限牌令”的降生的确显得有些突兀,其身世与身份的不明,更难免要影响其后续的执行。(四川新闻网太阳鸟时评)